筆趣閣 > 仙墓 >第1606章基礎公式

    1606
  
      百年匆匆,彈指一瞬。
  
      這一百年的期間,神座山上的人也越來越多。
  
      除了最開始的幾人之外……卿語也來了。
  
      相比于陸云,真正開辟出術道,讓術道形成一門大道的人是卿語,最初的陸云,也僅僅是開創出一門推演神通的法而已。
  
      卿語的現身,讓原本還有些晦澀的術道,運轉的更加順暢。
  
      除了卿語之外,云中子也來了。
  
      云中子可是一尊貨真價實的佐道宗師,他的成就和境界,甚至還在陣尊之上,云中子的加入,術道之中原本沒有被發現的紕漏不足,都被一一指出。
  
      星門之中的各大虛無界尊也都到場,莫愁山的星莫愁,神座山的星神座,翡翠山的星翡翠等人也都加入推演術道之中。
  
      除了這些虛無界尊外,星門之中的一些天才弟子,如同星凌空,星無量,蘇荷等人也都來了……當然,他們的到來與星嵐一樣,成為試驗的小白鼠。
  
      術道每演化出一重,這些虛無界尊就會拿他們做實驗,將其傳授給他們。
  
      此時推演術道的意義,并不是在于修煉,而是在于傳道。
  
      術道在第四界中被推演完善,仙界之中的術道也隨之變化,修煉術道者時時刻刻受到術道影響……到現在為止,仙界之中的各個佐道,竟然開始有了與術道融合,成為術道的趨勢。
  
      ……
  
      “按照我等能力,現在只能到此了。”
  
      百年之后,陣尊和云中子相視一笑,齊齊說道。
  
      “不過這已經夠了……畢竟我等只是少數幾人,一門大道需要無盡生靈走過,眾生合力方可能完善。”
  
      云中子嘖嘖贊嘆,術道在他的體內已經形成一個完整的循環,術道輕輕一動,云中子就可以推演眼前的一切。
  
      這讓云中子的實力比之前至少提升了三成以上。
  
      修為到了云中子這個境界,每提升一寸,都需要億萬年的苦工……百年提升三成,這在其他時候幾乎是不可能的。
  
      “還有,術道已經與三千魂道相容……本來三千魂道只是修煉魂力之法,但是與術道融合之后,可以進行一些簡單的推算。”
  
      忽然間,云中子再度說道,云中子是在場所有人中境界最高者,還要超越了阿織。
  
      云中子可是原始鴻蒙時代的人物,他早已開啟序列,只是在新紀元之后,他自廢修為重修秩序,尚未重開序列而已,但是他當年的境界依舊不減。
  
      云中子在推演術道的同時,一心二用,竟然將術道與三千魂道融為一體,將三千魂道演化為另外一門法。
  
      而這門法,也成為術道的基礎法。
  
      “我為其命名為《萬化》。”
  
      云中子沉吟了一番,“幾位道友,這萬化雖然是基礎法,但卻能千變萬化,擁有無窮的可能,比曾經的三千魂道更加深刻。”
  
      原始鴻蒙時代,云中子作為當時最頂尖的佐道宗師,他自然也參與推演過三千魂道,想要將三千魂道推演為一門大道,承載佐道。
  
      結果失敗了。
  
      現在,云中子繼承那個時代推演的結果,直接將三千魂道無縫架接在術道之上,演化為術道功法《萬化》。
  
      這并不是云中子一人的功勞,而是原始鴻蒙一個紀元,乃至承載了更早紀元的果實。
  
      萬化一出,在場眾多虛無界尊相視一笑。
  
      這萬化之中,自然也有著他們的功勞……這是一門超越三千魂道的基礎法,并不能說是三千魂道的進階版,而是創新版。
  
      “術道之中,推演丹法‘七十二’個基礎公式已經推演完畢。”
  
      藥尊笑道:“七十二基礎丹法公式相互組合,相互演化之下,可以推算出現在已知,未知的三千八百萬丹方,六千一百萬種煉丹法訣。”
  
      藥尊動用這七十二基礎公式進行推算一番之后,他發現先前陸云推算出的‘太上七品丹’的丹方,竟然被他輕而易舉的推算出來。
  
      當然,這只是基礎公式的推算結果,基礎公式之外,還有更加高深的高等公式。
  
      如同數學中的加減乘除是基礎,比加減乘除更為高等的運算方式也是存在的。
  
      只是百年時間,藥尊還未來得及推算出那些更加高等的公式,不過只要有足夠的時間,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陣道一百零八基礎公式,可以推算出陣法風水八千幾百萬種。”
  
      “符道三十六基礎公式,可推演符紋三千六百萬種,可直接推演符四千萬種。”
  
      “器道七十二基礎公式,可推演法寶六千三百萬種。”
  
      藥尊,寶尊,符尊,陣尊四人在其他諸多虛無界尊的輔助之下,立刻演化出這四道的基礎公式,并且以基礎公式推演出各種陣法,丹藥,法寶,以及符的煉制方法。
  
      當然,這是因為這四尊的境界本就是第四界的絕頂,他們僅僅是運用一番這些術道公式,就能推演出各自的道。
  
      “不過,這些基礎公式并沒有達到極致,還有許多公式是我們沒有發現的……需要時間來挖掘和完善。”
  
      陣尊說道:“我方才以術道推演一番,陣道公式應該暗合大周天之術,三百六十五種才對,可惜我現在只能推算出一百零八種。”
  
      一百零八道陣道基礎公式之后,每出現一種,對于陣道而言,都是一種質的飛越。
  
      基礎公式是一切的基礎,基礎公式越多,所能演化出的高等公式也就越多……推演出的陣法也就更多。
  
      每一種公式,都代表著一種規律。規律,乃是一切規則,法則,秩序相融合的產物。規律的存在,便是一門大道的走向。
  
      符尊,寶尊,藥尊三人也點頭稱是。
  
      其余三道的基礎公式,也應該有三百六十五個才對,只可惜,他們的造詣不夠,目前只能推演出這些。
  
      “不止如此,除了器道,丹道,陣道,符道的基礎公式之外,其他佐道也應該有基礎公式……甚至神通,功法也有公式的存在。”
  
      云中子沉吟了一下,說道。
  
      陸云提出公式理論之后,在場的這些人絕對公式一說十分符合術道規律,就直接以公式命名了。
  
      而且,到目前為止,陸云和卿語一點話也插不上去,只能在一旁聽著在場眾多大能嘰嘰喳喳的討論。
  
      星門中的一些天才弟子們,更是一臉茫然的聽著那些平日之中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人物們相互之間唾沫橫飛,激烈討論著。
  
      當然,有意見相同的時候,就會有意見不同的時候。
  
      藥尊與星門之中另外一個丹道宗師因為一個公式理念不合,險些動手打起來。
  
      “各種公式固然重要,但是各位別忘了,佐道修煉基礎是魂力,那么術道基礎也應該是魂力。”
  
      “云中子前輩的《萬化》之中已經構建出術道魂力修煉的基礎法……但是現在第四界的魂力劃分,還是有些粗糙。”
  
      藥尊突然間說道,他一腳將他身邊這個還在朝著自己噴口水的丹道宗師踹飛出去,然后侃侃而談:“我覺得,魂力應該也有一個單位計量。”
  
      “并不是為了戰斗,而是為了術算,推演,煉化。”
  
      “比如煉丹,我們可以用術道推算出每種丹方所需要的藥材數量,卻忽略了一個問題……所用的魂力數量!”
  
      “我等境界高深,煉丹的時候魂力一動,便本能的施展多少魂力來進行……但是那些境界不高的初學者,卻沒有我們這樣的能力。”
  
      “比如洗藥,淬藥,煉藥,收藥,每一步在什么時候,需要投入多少魂力才是最佳,煉制一爐‘洗心丹’所需要投入的總魂力是多少,這都是一門學問,需要推算和計算。”
  
      “對!這也是一個問題。”
  
      寶尊也趕忙說道:“我教過的某些弟子,他們在煉器方面天賦絕佳,可是每次煉器失敗的時候,都是因為魂力投入有所偏差。”
  
      “若是能將煉器的每一個步驟投入的魂力數量計算出來,成器的概率也會大大增加,甚至達到十成的成功率。”
  
      對于魂力的運用技巧是一回事,對于魂力的控制量又是另外一回事……煉制法波,丹藥,符乃至陣法的時候,需要投入多少魂力,同樣也直接影響到這些東西煉成之后的品質甚至是成功率。
  
      他們這些老家伙經過千錘百煉,煉制佐道寶物時候已經形成一種本能,潛意識的知道該投入多少魂力。
  
      不過就算是他們,也有偏差的時候……第四界中,許多寶物都是孤本,只有一件,一旦出現偏差,那么可就徹底浪費掉了。
  
      魂力也是煉制至關重要的一環。
  
      “所以,各道的配方之中,須得有一個魂力公式來計算所需魂力……”
  
      “不過魂力修煉,因人而異,不同人所修煉的魂力屬性也大約不同……”
  
      “雖然有所不同,但大同小異……都會遵循同一種規律,只要我們找到這些規律,演化為公式,那么一切難關也都迎刃而解。”
  
      “不過魂力的單位……到可以解決。”
  
      “魂力有十個等階,從一到九再到宗師級,每一個等級都是按照魂力強度來劃分的,我們只要找到一個共同之處加以測量,就可以找到其共通的單位。”
  
      陣尊唾沫橫飛的說道。
  
      ……
  
      卿語靠在陸云的身邊,她呆呆的看著這些讓她無法仰望的存在,哭喪著臉道:“我現在已經聽不懂他們在說什么了……我也要學習這些嗎?”
  
      陸云卿語的臉上輕輕的親吻了一下,然后摸著她的頭發笑道:“不用,這些不用我們去學,甚至你也不用修煉魂力……只要他們將術道推演完善,你就會成為直接的受益者,一切都在你的一念之間。”
  
      “術道,在第四界是獨立的一門大道,但是在仙界,魂道可是屬于仙道之下的大道呢。仙人有仙力作為基礎,要原生魂力。”
  
      “更重要的是,現在他們討論的這些東西,一切都將在仙道中的大道之花顯現出來,形成一種定理,顯現在仙道之中。無須你我去學……嗯,但是仙道之中的其他仙人們,還是學一學比較好。”
  
      陸云摸著卿語的頭發,柔聲說道。
  
      卿語這才松了一口氣。
  
      “走吧,他們已經入道……這里已經不用我們了,我帶你去提升一下你的修為。”
  
      說話之間,陸云攔著卿語那纖細的腰肢,就要離開藥神山。
  
      現在卿語已經成為真王,在鴻蒙之中雖然是強者,但還不是頂尖……現在的鴻蒙局勢愈發混輪,陸云離開鴻蒙之中,諸多牛鬼蛇神都一一現身。
  
      咒王,以及第四界各族在中.央鴻蒙布下的后手都一一顯現出來,鴻蒙并未太平,反倒戰火連連。
  
      不過卿語手持陸云留下的‘絕’倒也能輕松應對。但卿語若是能夠成為君主的話,危機自然會再度減少一分。
  
      更重要的是,在過去的一百年間,鴻蒙塔最后一把鑰匙已經出世……但是小狐貍卻沒有如愿以償的得到鴻蒙塔。
  
      ……
  
      “等等,你們兩個先別走!”
  
      就在這個時候,云中子將陸云叫住了,然后他直接對陸云傳音道:“絕在那個小丫頭的手里吧……有時間的話,你們二人去一趟劍族。”
  
      陸云一怔。
  
      “絕尊王已經隕落,這個消息瞞不了多久……方才我以術道推演一番,發現劍族已經有了滅族的征兆,你們二人既然手持絕,那么就去劍族走一遭,化解劍族之危。”
  
      云中子的語氣中帶上了一抹凝重。
  
      帝尊隕落之后,帝族全族進入中.央鴻蒙,后來絕尊王隕落,他死后所化的神劍絕被帝族得到,也絕非偶然。
  
      只是,在帝尊墓中,那里已經發生了變故,很多事情云中子都不能告訴陸云。第四界無數雙眼睛,正通過種種方式注視著那里。
  
      但是現在,到了這界星的藥神山上,云中子才稍稍的提起了絕的事情。
  
      陸云輕輕的點了點頭。
  
      “劍族之中,有銀雪的完整傳承……這也是劍族滅族的根由之一。”
  
      云中子再度說道。
  
      現在,八大魂兵的傳承大道,也是他們術道的課題之一,只是……八大魂兵的傳承,可能是這第四界中最為復雜的道,就算是陸云也幾乎是在銀雪之靈手把手的教導之下,死了兩百三十四次之后,才領悟到一絲真諦,演化出雪花之上的漣漪。
  
      初雪境的傳承,已經被陸云送給了星門。
  
      現階段的術道,所衍生出來的規律公式,還不足以推演完整的八大魂兵傳承之道。
  
      一百年前,陸云也是反復推算無果之后,才轉而研究術道,讓術道綻放在第四界。
  
      ……
双色球复式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