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八十年代的小媳婦 >第326章找尋壓制雞糞味的辦法

( ..)        “佑琛啊!你看到了吧!要是凝凝有你一半的優點,我就是現在死也值得了。”
    淑梅再次恨鐵不成鋼的哀嘆到。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有這么優秀的小佑琛做對比,小雙凝顯得更加的低人一等了。
    “媽,你別這么說,凝凝比別人家的孩子已經不知道好了多少,你看凝凝每學期都考第一,村里還有哪家的孩子有這么厲害;你看凝凝不是總是幫……”
    “好了,佑琛,你就別說了,凝凝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她是怎么樣的,我心里可比你清楚。不說了,快吃飯。”
    小佑琛閉了嘴,兩人一起說笑著吃著早飯。
    小佑琛一邊吃著早飯,一邊說:“媽,趁著今天不上學,吃完飯我想到處去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解決雞棚臭味的辦法。”
    “我去鎮上的養雞場看過,她們都是挖的地道,將雞屎埋到地底下,雞籠里就是多用水清洗,這樣能很好的解決臭味。”
    “這個辦法是可行,但好像還是不能徹底解決臭味的問題。你看村里人三天兩頭到家里來鬧,我必需得想個好辦法。”
    “行,你既然想,那就去試試吧!反正這個養雞場,你算是頭等功臣,算是半個老板,你想做就大膽去做。媽媽相信,沒有小佑琛辦不成的事。”
    “嗯!謝謝媽媽!”
    小佑琛聽到淑梅同意,開心得不得了,狼吞虎咽的大口吃著早飯。
    吃過早飯,小佑琛就開始去找可以掩蓋臭味的植物,問年長者,去其它養雞場取經,去學校的圖書館查閱資料。
    他早晨出去,一直忙到下午才回到村里。
    他回來的時候,淑梅還在雞棚里忙著清理雞屎。
    “媽,我回來了。”
    他一見到淑梅就笑著給淑梅打招呼,笑著往雞棚里鉆。
    “你也是,一忙起來就沒完沒了,午飯都不回來吃,害媽媽擔心了半天。”
    “媽媽,我都這么大了,你有什么好擔心的,難不成還怕騙子把我拐走?騙子就算要拐也不會拐我們這么大的,拐回去也養不家呀!嘿嘿!你在干嘛呢?”
    小佑琛一邊開玩笑似的說,一邊朝淑梅身邊走去。
    “你呀你!還是這么油嘴滑舌,餓不餓?鍋里還給你留了飯菜,我這一身臟兮兮的,就不幫你熱了,你自己去熱熱應付一下。我把這里忙完,再回去弄晚飯。”
    “媽,你就不用操心我了,要不我幫你吧?”
    小佑琛說著,就要去拿鐵鏟鏟雞糞。
    “別別別,就這一點了,我馬上就搞定。凝凝在家里關了一天了,你去看看她吧!”
    “這樣啊!”這時小佑琛的肚子不聽使喚的咕咕直叫,“看來肚子真有點餓了,那我先回去吃點東西,晚上再給你分享我今天的成果。”
    小佑琛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拍著掛在自己身前的書包說到。
    淑梅點了點頭,小佑琛蹦跳著朝家里跑去。可以看得出,他今天的收獲應該不少。
    而小雙凝卻待在家里看了一天的電視,直到小佑琛回來,強行把電視機關掉。
    “哥,你干嘛呢?正是精彩部分呀!小燕子馬上要穿幫了,你讓開呀!快點啊!哥,你讓開呀!小燕子要死了……人命關天啊!哥,你快讓開啦!”
    小雙凝急得抓狂,拼命抓打小佑琛。
    小佑琛像巨人一樣擋在電視機前,和小雙凝玩起老鷹捉小雞的游戲,始終不愿意讓開。
    “人命關天?小燕子是你親人還是朋友?或者是同學還是老師?”
    小佑琛有些嚴肅的責問小雙凝。
    “不是啦!她是我的偶像,她真的是太漂亮,太可愛了。我愛死她了,我真想做和她一樣的人。等我長大了,我一定要做一個演員,和她一樣棒的演員。還有五阿哥,好帥喔……”
    小雙凝說這些話的時候,表情極其陶醉,雙手緊扣在一起,禁閉雙眼,像走火入魔一樣。
    小佑琛一巴掌拍在她腦門上,將她從白日夢中叫醒,“又做白日夢,她就算死了,和你有半毛錢關系。你還是好好關心關心你自己吧!明天星期一,你確定你的作業寫完了?”
    小雙凝猛的睜開雙眼,一聲尖叫,趕緊去翻找出書包趕作業。
    小佑琛看著她手足無措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你呀!要讓老師和同學看到你這副樣子,打死他們也不會相信你是三好學生。”
    小佑琛端了個矮凳,坐到小雙凝身邊,一邊督察她寫作業,一邊似笑非笑的說著。
    “我哪點不像了?”
    “哪哪都不像。”
    “你……哼!我就是三好學生,如假包換。而且是頂級的三好學生,不需要像不像。”
    小雙凝正心態,是讓小佑琛最看好的。她向來心態好,遇事很少過于斤斤計較,總是能很快的自我修復。所以,這么多年,很少看到小雙凝哭鼻子的時候,她大多數時候都是一張笑得比向日葵還燦爛臉。
    “是是是,你是頂級三好學生,就別再自賣自夸,自吹自擂了好不好?作業寫不完,明天到學校被罰,你這個三好學生的臉往哪擱?”
    小雙凝聞言,壓低聲音自言自語的嘀咕著,“這有什么大不了的,萬一做不完,明早早點去借學***的來抄一抄,不就萬事大吉了,嘻嘻!”
    她說著,還忍不住竊喜。
    她的話,被小佑琛給聽了去,小佑琛厲聲喝道:“凝凝,你什么時候學會抄別人的作業了?”
    她看著小佑琛那黑得比鍋底還黑的臉,尷尬的沖著小佑琛笑了笑。沒敢再吭聲,埋頭假裝很認真的寫著作業。
    “凝凝,我問你話呢?什么時候學會的?”
    小佑琛見小雙凝不吭聲,推了推小雙凝的胳膊,大聲問。
    這不知道是不是天生年幼的就怕年長的,這小佑琛也并不是那種可怕的人,反而對小雙凝倍加呵護。可是,小雙凝就是怕他。其實吧,與其說是怕,倒不如說是對兄長的一種尊重。
    “哥,你別再煩我了好不好?再這樣,待會兒我真的寫不完作業了。”
    “現在知道急了,這放兩天假你都干嘛去了?”
    “昨天不是一天都在幫忙挖蛇滅門,種蛇滅門嗎?又不是我故意貪玩不寫作業。”
    小雙凝很委屈的說著,那臉上的表情,好像她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那今天呢?”
    “嘻嘻!今天不是為了等我的小燕子嘛!”
    “你呀!趕緊做,不懂的地方問我。下次一定要先寫完作業,再去和你的小燕子約會。”
    “嗯!遵命!”小雙凝大聲回應著,高舉著手掌做了一個敬禮的動作。
    小佑琛看到她這可愛的模樣,一下就笑了,剛剛嚴肅的表情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小佑琛一邊看著小雙凝認真的做作業,一邊拿起旁邊的書隨便翻看著。
    以前兩兄妹放學后,都是一起寫作業,寫完作業再一起去干別的。可自從小佑琛上初中后,他倆好多事情好像都不能遇到一起了。
    明明天天相見,小佑琛卻好像覺得好久沒見到過小雙凝了一樣,看著小雙凝寫作業,他心里也特別的開心滿足。
    “哥,這道題怎么做?”
    小佑琛正看著小雙凝做題看得入神時,小雙凝突然拿著一道數學題來問他。
    他開始很有耐心的給小雙凝講解,講得特別仔細,就怕小雙凝聽不明白似的。
    ……
    小雙凝認真的聽著,屋里只能聽見小佑琛連續不斷的講解聲。
    “聽明白了嗎?”
    “哥,你講得比老師還要講得細致,你妹妹我要是再聽不明白,那就只能去撞墻了。謝謝哥!我已經懂了。”
    小雙凝說完,繼續埋頭寫作業。
    淑梅從雞棚忙完回來,看到小雙凝這么認真的學習,她不忍心打擾她們。只是靜靜的瞄了一眼,沒有吭聲,簡單收拾了一下身上和手上的臟東西,鉆進廚房去弄晚飯去了。
    晚飯過后,小佑琛把淑梅拉到椅子上坐下,給淑梅分享今天的勞動成果。
    “媽,我問了很多人,他們都說籠養的雞,很難靠種植植物來掩蓋臭味。”
    “我就說嘛!若有,別人早就用了。今天趁著你出去,我已經挖好了溝,明天再抽時間挖個大坑,讓雞糞流到坑里去。雞糞不露在地表,應該臭味就不會那么濃了。”
    “行,就先按媽媽你的辦法弄。”小佑琛說著,從書包里拿出一節艾草來,“媽,你看這是什么。”
    淑梅接過來,拿在手里反復瞧了瞧,又拿到鼻子前聞了聞。
    艾草的味道,她再熟悉不過了。
    “這是艾草?”
    “對,今天我在一本書上看到,可以定時在雞棚里熏艾草來壓制臭味。這艾草的味道濃郁,不但對人體無害,還能很有效的壓制臭味,而且對我們來說,這是零成本的好辦法,漫山遍野都是,不用出錢去買。”
    小佑琛自信滿滿,得意洋洋的向淑梅分享著他這一日下來的勞動成果。
    淑梅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看著手里的艾草說:“以前是聽說過,有的人家用艾草來熏蚊蟲什么的。倒還真沒聽說過把艾草拿來當熏香用的說法,不知道這發子行不行的通?”
    “行不行,我們明天試一試不就知道了。“小佑琛頓了頓,“不,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去試一試。”他激動的拽起淑梅,就要往雞棚去。
双色球复式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