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雨聞言笑著說道:“不用了,瑞哥哥你給我金幣吧,我自己去就好了,你又不會討價還價。”
  王瑞聞言頓時擦了擦額頭冒出的冷汗,譚雨很傻很天真再一次領教到了。王瑞摸了摸譚雨的頭之后笑著說道:“小雨啊,淬煉身體之人的交易不會像普通人那樣討價還價,所以還是我帶你去吧。”新網 手機端:https:/m.x81zw./
  譚雨點了點頭之后想了想,水靈靈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笑著說道:“知道了,瑞哥哥,我們走吧。”
  王瑞笑著拉著譚雨離去,曾鑫打開門之后看見王瑞正拉著譚雨離去,摸了摸蓬亂的頭發笑著說道:“嘿嘿,臭小子,我看你們什么時候才會捅破這層關系。”
  王瑞帶著譚雨來到街道上之后譚雨并沒有像第一次一樣興奮的買這買那,譚雨知道王瑞現在要抓緊時間淬煉身體,所以只是東瞧瞧西望望。王瑞看著譚雨笑著搖了搖頭,心里想的全是羅家的事情。清風鎮羅家是出售丹藥和符的,所以此次買極品淬體丹肯定是要去羅家的地盤買了。王瑞其實并不怕羅家的人會出手,因為自己來了清風鎮也有幾天了,羅家的人遲遲未出手。如果這次羅家的人出手了王瑞也不怕,畢竟有人王的依仗。
  王瑞在街道上找人詢問之后很快便找到了清風鎮出售丹藥的地方,來到一個叫羅家丹藥店門口,王瑞拉著譚雨走了進去。進入丹藥店之后一股香氣撲鼻而來,同時一個身材中等,身著簡樸的中年人迎了上來禮貌的說道:“不知道有什么需要?”
  王瑞饒了饒頭,笑著說道:“你們這可有極品淬體丹出售?”
  中年人急忙點了點頭,禮貌的說道:“有,當然有。請問買多少?”
  王瑞饒了饒頭,按照譚雨目前的情況或許要一年才能突破到中階,或許更久,因為譚雨的身體資質實在是不敢恭維,當然是相比于自己。王瑞想了想之后說道:“我要三百粒,什么價錢。”
  “5個金幣一粒,清風鎮的人都知道這個價錢,您放心好了。”中年人頓時兩眼放光,禮貌的說道。
  王瑞故作沉吟一聲,說道:“好,拿來吧。”
  中年人急忙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宋林,快點準備三百粒極品淬體丹。”
  “宋林?”
  “宋林?”
  王瑞和譚雨異口同聲道。
  王瑞跟譚雨異口同聲叫到宋林的名字讓中年人頓時喜出望外,心里以為這兩人是宋林的朋友。宋林是羅輝前幾天帶來的,帶到這個丹藥店之后囑咐中年人先教宋林學習一些丹藥的知識,同時給宋林一些丹藥彌漫身體的缺陷。中年人知道宋林有前途,所以想要巴結巴結。宋林來到丹藥店之后也很樂意,有免費的丹藥吃,還能學到丹藥的知識。在丹藥店這幾天里讓宋林重燃信心,心里也暗暗發誓要從王瑞手中奪過譚雨,還要將王瑞千刀萬剮!當然宋林初來清風鎮也不會太過分,還是選擇了在這個丹藥店幫忙做事。
  中年人看著王瑞跟譚雨一臉吃驚的模樣笑著說道:“兩位,你們可是宋林的朋友?”
  王瑞頓時冷笑一聲說道:“朋友?確實是朋友,而且交情非常的深!”
  譚雨看著王瑞冷笑的表情心里一陣后怕,想到了王瑞在龜山痛打落水狼之時的表情,輕輕的拉了拉王瑞的手之后輕聲說道:“瑞哥哥,不要惹麻煩。”
  中年人并未聽清楚譚雨說些什么,聽到王瑞說與宋林是交情非常深的朋友之后更加高興了,立即大聲喊道:“宋林,快點出來,你有朋友來找你了!”
  王瑞看著譚雨一臉的擔憂頓時收斂冷漠的表情,給了譚雨一個安慰的笑容輕聲說道:“小雨,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譚雨看見王瑞的安慰自己的笑容才放下心來,只想拿到丹藥之后立即離去,同時祈禱王瑞不會沖動殺了宋林。譚雨也聽王瑞說了是宋林買通村民讓村民散播謠言,這才讓譚雨一個人來到清風鎮尋找王瑞,王瑞也因此才會來到清風鎮尋找譚雨。譚雨很了解王瑞的脾氣,當初王瑞沒有殺宋林是因為宋林僅僅是受人威脅才這樣做的,然而當王瑞知道是宋林刻意這么做的之后便有了殺人的心了。當時王瑞在跟譚雨談論此事之時譚雨已經感受到了王瑞身上的殺氣,所以才會擔心。
  宋林正在尋找極品淬體丹,突然聽到中年人的話之后感到奇怪,想了想之后自言自語道:“我朋友?難道木沖村的村民?他們或許是知道了我在清風鎮得到羅家的賞識,想要來巴結巴結。我宋林在清風鎮還未站住腳跟,你們就想來巴結,真是想得美。”
  宋林暗自得意中已經裝好了三百粒極品淬體丹,突然笑著多裝了一百粒極品淬體丹,為了在來巴結之人面前顯擺顯擺,讓他們看看自己現在在清風鎮的低位。
  譚雨拉著王瑞的手死死不放,就怕王瑞看見宋林之后就會沖過去殺人。王瑞感受到譚雨手心的力量之后笑著搖了搖頭,宋林當然想殺,但礙于目前不能殺人,并且還有神圣同盟的鐵律限制,王瑞自然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自找麻煩。
  終于宋林帶著笑容從丹藥店后堂走了出來,出現在三人的視野中。中年人看著宋林一臉的笑容立即走了過去,笑著說道:“宋林,你看看那兩人可是你的朋友。”
  待中年人來到宋林身邊之時宋林一臉的笑容頓時變得僵硬了,中年人見狀急忙問道:“宋林,怎么了?”
  宋林并未回答,王瑞的聲音立即響起:“宋林,沒想到你居然想害死我。我與你無冤無仇,還是一個村子的,你為何要這樣做?”
  “王瑞!人若是不狠心一點怎么能夠往上爬,我就是要踩著你往上爬,怎么樣?你能奈我何?”王瑞的話語顯得很淡定,宋林重燃信心之后對王瑞說話的語氣也更有底氣了。
  中年人頓時兩眼一瞪,失聲道:“什么?他他是王瑞?”
  王瑞看著一臉得意的宋林頓時怒火中燒,譚雨見狀立即雙手拉住王瑞的手臂,輕聲說道:“瑞哥哥,不要沖動!”
  王瑞本想沖過去一劍將宋林斬殺,身體正準備啟動之際譚雨卻拉著自己死死不放,王瑞還是忍了下來,生怕誤傷了譚雨。宋林看著這一幕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就像是看著屬于自己的女人在安慰別人一樣。中年人見王瑞跟宋林都沒有說話,兩人皆是死死的盯著對方。宋林心里肯定王瑞不敢動手,王瑞則想要將宋林一劍斬殺,無奈譚雨死死抓住自己不放。
  宋林等待了一小會之后發現王瑞的怒火也慢慢平息下來,心里想到羅輝囑咐自己的如果遇到王瑞的話盡管挑釁,因為王瑞根本不敢再清風鎮殺人。宋林從之前的不滿回復過來,笑著說道:“王瑞,這里是你要的三百粒極品淬體丹,我還要多送你一百粒,拿了趕緊滾!這一百粒極品淬體丹是我看你可憐,施舍給你的,千萬不要拒絕啊!”
  中年人聽了宋林的話之后也不敢多言,宋林是羅輝親自帶來的人,還特別囑咐過自己,即便是宋林多給三百粒也不會理會。宋林說完之后看著王瑞憤怒的快要抓狂了,心里就特別的開心。而后轉過頭看著中年人笑著說道:“方叔,多送王瑞的一百粒極品淬體丹我會跟羅輝少爺說的。”
  中年人笑著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王瑞第一次這么憋屈,然而譚雨幾乎是使勁全身的力量抓緊自己,對于王瑞而言譚雨的全身力量不值得一提,讓王瑞一直沒有動手的是譚雨那焦急的表情。譚雨著急的眼淚在水靈靈的大眼睛里打轉,譚雨可以體會到王瑞的憤怒,譚雨怎會不理解王瑞憤怒的心理。但譚雨更知道王瑞不能在羅家的地盤殺人,如果動手殺了宋林的話,王瑞就麻煩了。到時候不僅僅是羅家要將王瑞置于死地了,還有神圣同盟,王瑞現在根本就沒有能力跟神圣同盟對抗。
  王瑞死死的盯著宋林,尤其是聽到“施舍”兩個字之后一雙大眼憤怒的快要冒火了。此時此刻王瑞才不管什么羅家,什么神圣同盟的鐵律。從小到大從來沒有這么憋屈過,如果宋林像范文一樣有實力讓自己無話可說的話,王瑞不會憤怒。但是宋林只是狗仗人勢,小人得志,所以王瑞才會這么憤怒。王瑞自問殺宋林只需一劍即可,宋林的實力王瑞非常清楚,也只是低階中級而已,自己想要將其一劍斬殺只需要一劍斬下去而已。然而這里是羅家的地盤,同時還有神圣同盟的鐵律。憤怒的王瑞已經完全不去理會什么羅家,什么神圣同盟的鐵律,甩開譚雨的之后抽出背后的橙色巨劍對著宋林一指,大喝道:“宋林,我要一劍將你斬殺!”
  宋林看著王瑞一副要殺人的模樣頓時感到害怕了,畢竟自己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王瑞是什么樣的人宋林怎會不清楚,如果讓王瑞發瘋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才不會去管什么羅家,什么神圣同盟的鐵律。宋林見狀立即躲在中年人的身后,小聲說道:“方叔,幫我擋一下。”
  中年人猛然躲開,急忙說道:“宋林,不要鬧了,我怎么擋得住他?王瑞與鎮長之子大戰一場,兩人打成一個平手,這種實力你讓我擋住不是讓我送死嗎?你自己看著辦吧,我才不管你。”
  中年人此時此刻才不會去管宋林是不是羅輝親自送來的人,自己的生命才是最重要,就算羅輝知道了自己不幫宋林擋住最多也是將自己逐出羅家而已,也是罪不至死。宋林頓時冷汗直冒,因為王瑞已經露出惡魔般的笑容。宋林嚇得直后退,靠著墻壁緩慢移動著,兩腳直哆嗦。不是因為別的,只因為王瑞那惡魔般的笑容。宋林親切的感受到王瑞此時的笑容比當日在木沖村之時的笑容還要可怕,這種惡魔般的笑容對于宋林而言就是一場噩夢,因為宋林看見這種笑容之后打心里害怕,這種來自心靈的恐懼宋林不敢面對。
  王瑞手持橙色巨劍帶著惡魔般的笑容一步步向宋林逼近,譚雨則站在一旁被王瑞的笑容所震撼住了,譚雨不敢相信王瑞會露出這種笑容,這種笑容同樣讓譚雨感到恐懼,同樣是來自心靈的恐懼。此時此刻的王瑞對于譚雨而言是那么的陌生,王瑞似乎變了一個人似的。
  “不要,王瑞,你不能殺我!”后退中的宋林拼命大喊道。
  譚雨被宋林的大喊聲驚醒,從震撼中回過神來。看著王瑞距離宋林僅僅還有一丈距離,譚雨立即擋在王瑞身前,帶著哭腔說道:“瑞哥哥,你瘋了?”
  譚雨的眼淚是王瑞最害怕的,譚雨每次流眼淚王瑞都會心疼,這次也不例外。王瑞看著焦急的譚雨已是淚流滿面猛然回過神來,心里開始問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然而王瑞還是沒有選擇說出來,因為說出來譚雨會更擔心。
  王瑞摸了摸譚雨的頭之后輕聲說道:“小雨不哭,我剛才是太憤怒了。我不會殺他,我們走吧。”
  譚雨看著王瑞那可怕的笑容已經散去才停止了哭泣,點了點頭之后拉著王瑞的手不放。王瑞轉過身對宋林說道:“把丹藥給我,記住,不要惹我王瑞,要不然你會死無全尸!”
  宋林此時已經是坐在地上,急忙將裝滿極品淬體丹的瓶子扔給王瑞,沒有說話。王瑞接過裝滿極品淬體丹的瓶子之后拉著譚雨轉身離去,宋林看著王瑞離去之后才長長的呼了口氣。
  中年人等王瑞離去才從之前的恐懼中回過神來,看著坐在地上的宋林急忙走了過來,將宋林攙扶起來之后問道:“宋林,這就是你說的惡人王瑞嗎?”
  宋林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王瑞將受到驚嚇的譚雨送到曾鑫的住處之后還是不放心,譚雨之前在丹藥店那焦急的模樣還有淚流滿面的模樣讓王瑞深深的感到自責。王瑞將譚雨哄開心之后才被曾鑫帶著離去,曾鑫將王瑞帶到極寒池之后便離去了。不過曾鑫依然給了王瑞十塊巨石,同時告訴王瑞要用心雕刻,要不然明天數量加倍。新網 電腦端:https://.x81zw./
  待曾鑫離去之后王瑞饒了饒頭,嘀咕道:“曾大哥對我這么好或許也是在利用我,不過曾大哥對我的利用就像跟那個奸商成為我的師尊一樣,我們之間都是在互相利用。我利用奸商的物質幫助,奸商利用我得到一份榮譽。我利用曾大哥加快淬煉身體的速度,我答應了曾大哥一個條件,也不知道曾大哥以后想要我做什么。但我不容許盧家利用我,他們沒有這個資格。”
双色球复式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