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絕世刀主 >第366章刀團
    山岳巍峨,橫空攔天。從天而降,勢若塌天。
    恍惚間,聶飛只覺自己處于一個四處皆山之地。
    腳下有山在翻滾,周圍有山在向他擠壓。頭頂的天空沒有云。若說有云,山便是云。飄在天空的山,從天上落下的山。
    就如同暴雨前夕的烏云,一層一層壓向地面。
    只是烏云壓地形成慢,這山岳從天而墜,卻是快速無比。
    只一抬頭,前一眼還是山岳如浮云當空,下一眼,入目處皆是山,迅速放大的山。
    在這生死瞬間,刀神殿的經歷如同幻影一般在聶飛腦海飛流浮現。從進入刀神殿之時開始,到從刀神殿出來,瞬間在腦海里重放一遍。
    這些記憶影像,許多無用之物統統飛走拋除。只留下刀神的刀意,在腦海里放光。
    通道里的刀意,刻那無數功法的刀意,最后刀神自述壁畫的刀意。瞬間匯成一個光團,在聶飛腦海里炸開。
    “一刀破萬法!”
    下意識地,隨著聶飛的吼叫聲,烏刀已經在他手中舞起。那烏刀使出的刀法,居然就是腦海中刀神刀意匯聚成的光團。
    光團里面的刀意,千刀萬刀無數刀。密密麻麻發出寒光,變成刀法光團。
    聶飛下意識地出招,頓時在他周圍涌起一團黑影。黑影將聶飛完全籠罩,仿佛一團黑色的龍卷風,將聶飛包裹其中。
    轟轟!
    轟轟轟!
    雖然聶飛沒能完全領悟這個刀意光團,卻已經足夠他抵擋向乾陽發出拳勢的鷹山拳。
    向乾陽瞬間打出的幾百道隔空罡勁,盡數被烏刀擋下。
    這些罡勁擊打在烏刀上,沖擊著空氣,形成無數的氣浪撞向周圍。
    頓時沙石飛射,仿佛以聶飛為中心發生了爆炸一般。哪怕站得遠觀看,也有氣浪和沙石射來砸到臉上、身上,讓人生疼。
    宋河瞪大眼睛看著向乾陽的攻擊,他根本想不到罡勁中期的實力,能夠打出如此氣勢恢宏的攻擊。若是他處于聶飛的處境,恐怕擋不了幾下,就會被向乾陽打成肉餅。
    但是,震驚歸震驚,擔心歸擔心,害怕歸害怕,向乾陽的攻擊卻是給宋河打開了一扇門,讓他武學有了進步。
    到了罡勁,一般是沒有人能夠再教,全是自己摸索。誰也不會把自己的心得告訴別人,以防養出一個能夠殺死自己的對手。
    罡勁以上的武學心得,相當于自己的壓底絕活。教了別人,等于暴露了自己。
    所以從化勁入罡勁很難,成功的人很少。從罡勁初期到罡勁中期晉升的人,就更難更少。一切皆因自學自悟無人教。
    耿耀當初帶聶飛去見識他與向乾陽和易問天決斗,就是打的這個心思,提前讓聶飛見識罡勁中期的戰斗。
    可惜向乾陽和易問天都是老狐貍,猜到了耿耀的心思。與耿耀決斗時并未使出什么拿手絕活,他們這種層次之間的對決,打到一定程度就可以衡量出自己與對手之間的差距。沒必要打生打死時,是絕計不會使出壓箱底手段的。
    但就算那樣,也對當時聶飛很有幫助。否則今日對戰向乾陽,聶飛就沒有這么從容和自信。
    “好刀法!”向乾陽大聲贊道。
    不僅他稱贊,就連易問天和莫陽,都在心里暗暗稱贊。除了宋河以及支持宋河的人,心里酸酸的嫉妒。王蓋等其他天洪幫的人,眼神不是稱贊就是羨慕,又或者是火熱與為聶飛而自豪。
    好刀法是好刀法,但向乾陽的攻擊并沒有停止。聶飛表現越出眾,就越不能讓聶飛活。
    此子對東鷹幫就是一個大威脅!既然仇已結下,就不能讓聶飛成長起來,將來對付東鷹幫。
    向乾陽的身影突然從聶飛前方消失,兩步并作一步。向乾陽快速劃出一道弧線繞到聶飛身后,他一拳隔空擊向聶飛的股屁,一手成鷹爪,隔空抓向聶飛的后腦。
    漫天的山岳從聶飛眼前消失,聶飛卻沒有感覺輕松,反而有一種死亡正在降臨,突然逼近他的感覺。
    靈光乍閃間,聶飛察覺到危險來自身后。他急事往前沖,危險緊追而至。他橫移轉身,危險始終在他身后越逼越近。
    福至心靈地抬腿轉腳,上身卻不轉,手中烏刀往腦后一擋。
    轟!
    罡勁擦著他股屁而過,將他打傷。手中烏刀卻傳來一股勁道,仿佛有只手抓住了他的烏刀,然后用力將烏刀一扭,想要把烏刀搶走。
    那股力量巨大,聶飛一時不好與之較力。腳尖蹬地,整個人騰空橫起,隨著烏刀扭轉的方向旋轉。
    向乾陽對著聶飛再次打出拳勢,將聶飛籠罩在拳勢當中。
    聶飛頓時感覺自己再次墜入山岳的世界。剛才還是站著,此時因為騰空,仿佛他正從極高的空中墜落,而下面,無數的山峰如同長劍豎立刺向他。四周,無數的山岳正撞向他。
    罡勁可以隔空攻擊,卻不能當實物久用。那成爪的罡勁只有一抓之力,不可能真有一只無形延伸的爪,一直任向乾陽操縱。
    向乾陽想要再次抓取烏刀,需要出第二爪。
    他也這么做的。攻下的那拳打中聶飛股屁后,立即成爪向聶飛的烏刀抓出第二爪。
    他沒有直接抓聶飛的頭,是因為已經知道聶飛的反應極快,能夠預知危險。抓取聶飛的魔刀,聶飛卻無法感應到他的攻擊,然后利用這樣的戰術,最好能將聶飛的魔刀甩飛。如果不能,也可以擾亂聶飛的節奏和招式,趁亂要聶飛的命。
    聶飛卻在向乾陽第二爪抓到之前,再次使出光團刀法。也就是他的反應快,才能抓住這個機會。
    向乾陽是強者,連續兩爪之間的間隙極短,短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若是其他人,肯定無法看出中間斷點,只能認為這兩爪是一爪連一爪,沒有破綻。
    聶飛本身就是快刀手,又得奇遇,自然能夠抓住破綻防守。
    若手中烏刀不是黑色,而是寒光閃亮的寶刀,此時聶飛周身必定變作一個光團。
    只是烏刀全黑,光團就變成黑風團籠罩其中。一如剛才那樣,以烏刀擋下向乾陽的幾百拳隔空罡勁。
    向乾陽皺眉,跳到空中虛空踏步,迅速移動圍繞聶飛轉移方向。
    罡勁中期的強者,已經可以利用隔空罡勁,在空中借力改變方向,使出如飛飄行般的詭異輕功。
    他這樣做,就是要讓聶飛感受不到他的真實位置,從而無從判斷他的下一步攻擊。
    聶飛對危險感覺很靈敏,向乾陽已經發現。這種金風未動蟬先覺的境界,不是一般人能夠參透。顯然聶飛已經得之玄機,怪不得能夠屢次脫險逃生。
    向乾陽在等,等聶飛落地之際,就是他再度攻擊之時。
    。
双色球复式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