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黑狗修仙傳 >第147章海爸爸驗票

,!
    幽母定海城門口,一張巨大的珊瑚桌案由一只神龜馱著,桌案旁一個貝殼翹翹著,其上做著一只細腿螃蟹般的古怪妖人,這妖人就算坐這兒也足有一二丈高,沒錯這妖人就是海之霸?謝海恒。
    眾小妖各自要不拎著、要不捧著些許叫不上名字的海鮮特產,排著整齊的隊伍等著海霸挑選。
    排在隊尾的五毛帥鱉沖著前排的一個腦袋圓刺的古怪妖人,拿腦袋頂了頂努了努嘴兒問道:“嘿!我說毛頭兄弟,這是排隊干啥呢?”
    圓刺腦袋妖人回頭一陣瞪眼:“呸!你家伙看清沒,什么毛頭兄弟,老子可是海里蹭。”
    帥鱉一陣傻笑:“你看看,你看看,老弟我初來乍到,真是有眼無珠。兄弟你別生氣。”說著伸了伸沒了腦門靈眼的鱉頭。
    一個頭上黑湫湫滿是粘液,還帶著些許肉刺的棍兒狀腦袋妖人,扭過頭來瞅了瞅:“切!還海里蹭,不就是個刺頭海膽嗎?沒看人家有殼嗎?可不怕你蹭哦!”還沒說完就見身后海膽妖人,伸著腦袋猛地一頂。“哎呀!他爺爺的你敢蹭我。”這棍兒狀腦袋人猛地伸長了脖子,叉腰腦袋向下看著海膽,滿臉怒氣的喝道:“你再蹭我一下試試?”
    “呵!人家老龜有殼,你他娘個軟湫湫海參還敢頂撞老子,不如隨你的愿,讓我給你蹭蹭?”
    海參一陣激靈,猛地舉起細爪大聲喊道:“豚衛,豚衛有人蹭我!”
    突然間前排的謝海恒站了起來,一拍桌案,滿臉怒氣的伸著金螯指著呵斥道:“你們一群小魚、小蝦米的,吵吵什么,沒看老子驗票嗎?《嚓呼吞》給我拖出去。”
    海參大叫委屈:“海爸爸冤枉啊!是這家伙蹭我,咱才舉報的。”
    海霸卻是不管,冷言說道:“你他娘的,排隊有不被蹭一下的嗎?蹭你一下又能怎么著了,嚓呼吞呢?給我拖出去掛在海面晾干了,回頭老子我出海串門,也好有個土特產送禮。”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一個豚衛游了過來笑著沖著海霸連連施禮:“爸爸!我家嚓呼吞哥哥請假了,今天兒子吞呼嚓值班。”
    “嗯!誰讓他請假了,老子不是說不是要緊的事兒不準請假嗎?”
    “海爸爸您忘了,今天我家三弟呼嚓吞固本靈魄,想來不久,爸爸您又要多一位小妖豚衛了。”
    “哦!真他娘給忘了,算了,去把這不愛蹭的給我弄出去。”
    吞呼嚓一聲得令,撅圓了魚嘴對著就是一個水泡,正好罩住了海參。
    海參妖人大急:“海爸爸,小參不敢了,讓他蹭蹭就蹭蹭吧!可別把俺晾干了,癟參可不值錢了。”
    海膽妖人哈哈大笑:“哈哈!就是嗎,不蹭蹭,俺海膽怎么能叫海里蹭呢?”
    海霸怪嘴一撇,扭動著細長的蟹眼說道:“哦!你叫海里蹭?吞呼嚓,給我把這海里蹭一起晾出去,讓他倆一起蹭。”
    海膽大驚:“爸爸,爸爸!海里蹭是有月票的啊!”
    “呦呵!有月票啊!來,我給你蓋個八月、月票戳。”說著招呼吞呼嚓把海里蹭拎了過來,從桌案上掐起一只,殼上寫著票八的狗爪螺拍在了胸前。
    對著胸前的狗爪螺說道:“狗爪螺,記得過了八月回來哦!”又沖著豚衛一擺金螯,“去吧!給我晾起來。”
    下邊一陣交頭接耳:“我說兄弟你看到沒,現在可是八月,正是蟹類螯毛大增養膘的季節,可得對著海爸爸小心應對啊!”
    “可不是嗎!現在也正是他們蟹類發情季,弄不好就要被晾出去,當做土特產了。”
    重回桌案后的謝海恒,伸出金螯不停的拍著桌案,“吵吵什么,吞呼嚓,你給我瞅著,再有亂吵吵的直接拎出去晾那兒。”
    一句話頓時在場安靜了,霎時排隊的眾妖卻是偷偷跑了一半。
    一只頂著撅撅嘴兒馬頭的海馬妖人,吃力的捧了一條足有一丈多
    (本章未完,請翻頁)
    長的黃花魚,滿臉賠笑顫顫巍巍的放在了桌案上。笑著說道:“海爸爸!小妖我沒什么孝敬您老的,聽說您老喜食黃花魚,咱特意養了一條,你看看,這魚,兒子我可是養了不下二十年,今天送于爸爸,給您老嘗嘗鮮。就當是八月節提前孝敬爸爸了。”
    要說這海馬妖人說的也算沒錯,這海之霸還真好這口。據說其曾經有一黃花魚朋友,二人修為相當。可是貪戀美食的海霸,趁著好友大意,一鉗子夾為兩截,成了口腹之欲。食完黃花魚,海之霸卻是甚為后悔,托了關系送黃花魚魂魄做了鬼王徒弟。是的,就是鬼王坐下四鬼尊之一,惹不起的黃花魚?魄煞鬼尊。
    說是海霸貪戀美食也沒錯,其實一切皆有原因。這海霸挑選黃花魚做朋友是沒安好心的,夾死了黃花魚,還讓其心甘情愿的妖力不散,被謝海恒霸占。也因此霸王妖力大增,修得神獸真身,做了這金蟹一族的霸主。
    海霸看著眼前的碩大黃花魚,眼球一陣亂扭,伸出鉗子了。卻見這黃花魚肉呼呼的,魚肚圓鼓鼓的。頓時喜出望外:“哈哈!你小子有眼色,知道爸爸我最愛吃黃花魚籽。過來讓我賞你一票。”說罷,掐起一只狗爪螺黏在了海馬腦袋上。
    海馬妖人不住的點頭鞠躬,笑著倒退著沖著桌案后邊的定海城大門走了進去。
    五毛帥鱉被此等場景震的一愣一愣,心想:‘哎!人家都知道送海爸爸黃花魚,我帥鱉就弄個帶刺的章魚,會不會惹得爸爸生氣把我也晾出去啊!哎!晾就晾唄!我又不是他們東海的土特產。’
    雖然觸須不能動,但是此一幕看的怪魚老黑也是心中一陣嘀咕:‘哎!他娘的古怪玩意兒到家了,好大一只螃蟹,要是俺老黑的貪吃師父看了,定然心下大喜,非要弄來煮了吃不可。是啊!師父,到時候您要是煮好了,讓我老黑也嘗嘗啊!再弄個小酒喝喝。呵呵!這樣過八月節太美好了。嗯?老頭能干的過這螃蟹嗎?管他呢,反正都不是好東西。’
    (本章完)
双色球复式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