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逐仙鑒 >第999章艷女與小玉
();    雷洛走入莊園之內后,就發現此地應該布置了一些陣法。不過這個陣法此刻都被破除了,并且此地還有斗法的痕跡。
    所以他將陸玲瓏和小白狐都叫了出來,并且讓她們隱藏在附近,隨時準備掩護自己。
    接著他走入莊園之內,走過了前院之后走上了一條長廊,而在長廊之上則是由數名筑基修士把守著。
    “你是什么人,看守的人呢,怎么會把你放進來!”那幫人看到雷洛后厲喝道。
    不過回答他們的是一個拳頭,只是一拳就將一個想要動手的人一拳轟碎了身軀,而其身后之人也知道來者不善了。
    “區區一個筑基初期的小子,我們一起動手宰了他!”其余人兇悍的說道。
    不過很快,他們就發現自己錯了,眼前之人就算是筑基初期修士,也不是自己等人能夠招惹的。
    因為眼前之人隨手一拳就能打碎自己的法器,并且一個不好別說法器了,連人都要被一拳打碎。
    而自己等人祭出的法器打在對方的身軀上,就和尋常的刀劍刺在隕鐵之上,不是被彈飛出去就是法器直接碎裂,居然破不開對方的皮膚。
    “太弱了!”雷洛大喊道,接著一拳打碎了最后一人的頭顱。
    隨著這具無頭尸體抽搐著倒下,這些人到死都沒有想到居然會有肉身這么強,甚至能夠用拳頭打碎法器的筑基修士。
    雷洛則是繼續前進,沿途遇到的筑基修士自然不是其一合之敵,甚至就連一位金丹修士也被其一拳轟碎了法寶,接著乘對方遭受重創之時將此人一拳斃命。
    不多時,他已經來到了莊園內的一處景觀湖附近,而這里有一個讓他非常意外的東西。
    就在這處景觀湖上的涼亭之內,居然有一副掛畫,而掛畫上的兩個女子正是書中仙和一個羅裙女子。
    這一處涼亭的布局也和畫中一模一樣,看起來此地就是畫像所描繪的位置,可是這里為何會有這幅畫呢。
    就在此時,異變突生。
    只見涼亭之中的掛畫上一陣熒光閃爍,接著畫中的那個羅裙女子就好像活過來一般沖了出來。
    雷洛是目瞪口呆,因為還真沒見過一幅畫中的女子居然能夠自行沖出來的,而且對方此刻飛出來的神色還有些慌亂。
    “孽畜,哪里逃!”一聲尖銳的厲喝聲響起。
    只見一個紅衣女子從遠處飛遁而來,并且此女身后該跟著數人人,這些人可不就是之前一起進入莊園內的剩余修士。
    而畫中的女子逃出來后是慌不擇路的想要逃跑,最后發現四面八方都有人,這些人已經將這處地方包圍了。
    “哼,你不是要逃嗎,我們已經將莊園內的掛畫都給毀了,只留下了這里一幅,你想逃也只能逃到這里來!”艷女飛遁而來,言語譏諷道。
    不過很快,她就發現此地還有一個多余之人,居然是一個筑基初期的螻蟻。
    就在此時,那個羅裙女子也發現了不妥,眼眸慌亂之下掃視四周,最后定格在了眼前之人的腰間,那里好像有一幅姐姐提前準備好的畫。
    接著她看向了那個人的面容,咬牙之下是化作一團白霧沖入了那一塊腰牌之內。
    “此人是元嬰中期修士,實力強勁,姐姐還要與其交易,死馬當作活馬醫了!”此女如此想到。
    畢竟她只是金丹期的鬼物,被數名同階修士圍攻,而且還有一位元嬰修士虎視眈眈,自己絕對逃不掉的,還不如搏一搏。
    雷洛都有些目瞪口呆,同時也明白了那副掛畫是做什么用的。
    照理說他的天機殿不可能讓這女鬼進去,但是對方居然用神通溝通了那副被陸玲瓏放在書案上的畫,這才讓對方進入了自己的天機殿內。
    這個女鬼的身軀化作一團白霧,然后沖入了自己腰間掛著的腰牌之內。
    “你是什么人,把那個女鬼-交出來!”艷女看向眼前的小子,神色冷厲道。
    她看出來人是筑基初期修為,所以一邊說話的同時還動手了,一條紅色絲帶在其揮手之間飛射而出,目標正是雷洛。
    絲帶的速度很快,轉眼就綁縛住了雷洛,并且艷女隨手一拉,就要將眼前的小輩抓向自己。
    但就在此時,她的神色突然一變,因為自己居然拉不動對方。
    艷女催動法決想要拉扯一二,但是卻發現眼前之人的雙腿好似連接著地面的石柱一般,任憑自己如何拉扯都無法將其拉起來。
    “呲啦”一聲。
    雷洛雙腳踩住地面站定,雙手朝外用力一扯,這一條紅色絲帶就被其用蠻力震碎了。
    漫天的紅色碎片飛落,他的身形依舊是站定在原地,絲毫沒有因為眼前的女子是元嬰期修士而害怕分毫。
    “給我殺了他!”看到眼前的小輩弄壞了一件自己的寶物后,艷女大怒道。
    話音一落,四周的筑基和金丹修士紛紛祭出了法器和法寶,全都大吼一聲朝著中心處的那人發動了攻擊。
    “玲瓏,靈兒,你們給我纏住她!”雷洛同樣是單手一指眼前的女子,然后吩咐道。
    接著他的身形沖向那些筑基和金丹修士,而一團白霧和一道白影從附近沖了出來,并且目標真是上空的紅衣女子。
    “居然還有幫手!”艷女略顯意外道,但是神色充斥著不屑,因為一個筑基初期的修士會有什么幫手。
    不過當她看到趕來的一人一狐后,神色突然一變,嘴里更是驚叫道:“元嬰期的鬼物和妖獸!”
    接著她的身形就被一團白霧包裹在內,同時陸玲瓏和小白狐是沖入白霧之中,一時間一人一狐和紅衣女子就開始斗法起來。
    下方位置,雷洛也與其他人交起手來。
    “砰”他一拳之下,一位金丹修士的法寶連同人都被一拳轟碎。
    “怎么可能!”四周之人大驚失色道。
    他們是萬萬沒想到一個筑基修士用拳頭居然把一個金丹修士的法寶給一拳轟碎了,而且拳勢余力還把人也給干掉了。
    其余修士紛紛祭出了法器法寶,目標正是眼前之人。
    “沒用!”雷洛譏笑道,身形巍然不動,好似無所謂一般。
    “叮叮當當”的交擊聲響起,還伴隨著一陣四濺的火星。
    四周修士就發現自己的法器打在對方身上就如同用銀針去刺鎧甲一般,自己的法器全都崩碎開裂,但是對方居然一點事都沒有。
    接著他們的眼前一黑,一個人影沖到了自己的面前。
    “不好!”一人驚呼道,手上動作不滿,祭出了一件防御法器。
    “砰”法器被一拳轟碎,拳頭打在了他的胸膛上,其整個胸膛炸裂,人也就在痛苦之中死了。
    雷洛接著一臉獰笑的看向四周之人,而對方的眼中閃過了一絲驚恐之色。
    “你們都要死!”一聲厲喝響徹四周,雙方再次交手。
    十余息之后。
    隨著一聲慘叫響起,雷洛單手刺入了一個金丹修士的胸膛,對方的尸體漸漸干癟,最后變成了一個干尸。
    而在他的腳邊,靜靜的躺著十幾具殘缺尸體,這些自然是被他干掉的人。
    同一時間,上方的交手也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紅衣女子在陸玲瓏和小白狐的圍攻之下是節節敗退。
    并且她看向了下方,只見那個筑基初期的青年儒生是朝著自己發出冷笑,這是讓此女莫名其妙的產生一陣心悸。
    就在此時,她的頭顱之內一陣脹痛,整個人發出一聲慘叫之后從高空之中跌落了下來。
    此女剛一落地,頭顱就被一拳擊中,接著一陣骨裂聲響起,其頭顱居然在拳頭的力量扭轉了數圈。
    就在此時,一道白光從此女的腹部破體而出,接著就施展瞬移神通飛出了數百丈距離。
    “愚蠢!”但是一聲冷笑傳來。
    只見無數血絲纏繞在了元嬰的身軀之上,接著血絲之上紅光大方,這個元嬰又回到了此女的尸體之內。
    一只大手抓住了元嬰,并且將其一把抽出體外,這一下子元嬰和雷洛是四目相對。
    “你是什么人!”艷女看向了眼前之人,神色驚慌道。
    “雷某乃是浩然書院下屬,遠山書院的二代弟子!”雷洛隨口就回答道。
    這個回答是讓元嬰差點要破口大罵了,因為眼前人的手段哪里像是儒家弟子,又是用拳頭殺人,又是吸干活人血肉。
    剛才把自己抓回來的神通一看就是血道功法,這眼前之人現在說自己是儒門弟子,這不是明擺著騙自己嗎。
    不過很快,元嬰驚慌的臉色又變成了驚恐,接著更是發出了一陣陣慘叫。
    “為什么我說實話你反而不信呢?”雷洛一臉郁悶道,不過馬上就對元嬰施展了搜魂術。
    很快,艷女的記憶全都涌入腦中,接著他又施展吞魂**將此女馬上要崩潰的元嬰整個吞噬掉。
    做完這些后他是從天機殿之內取出了那副畫,而畫中的羅裙女子此刻是變成了驚慌失措的神色,栩栩如生。
    “是我請你出來呢,還是你自己出來?”雷洛淡淡開口道。
    話音一落,一個一臉冷厲面容的女子飛了出來,看來離開了掛畫后此女的神色又恢復原樣了。
    不過此女的面色雖然冷厲,但是雙眼之中卻露出了一絲驚慌,顯然是看到了眼前之人滅殺元嬰修士的手段。
    “接下來我問你答,有沒有意見?”雷洛看向眼前的女鬼,冷聲問道。
    說完之后他是單手刺入艷女的尸體之中,將此女的尸體吸成了一具干尸。
    “不敢不敢,前輩請問!”
    看到眼前之人的歹毒手段,羅裙女子連忙點頭應是,語氣甚至都有些慌亂和害怕。
    開玩笑,眼前之人可是元嬰中期的修士,而且看其手段一定是魔道修士。萬一自己觸怒了對方,以魔道元嬰修士的歹毒手段,自己估計會很慘。
    “你叫什么名字,為何在此地?”雷洛問道。
    “小女子叫小玉,是紫藤城人士,至于為何會在此地,則是一位姐姐收留了我,所以我才會……”
    此女是不敢有任何的隱瞞,將自己和書中仙的事情一股腦的全都抖了出來。
    聽到這個女子的事跡后,雷洛是面色古怪起來。
    “這么說,你居然是被紫藤城主害死的?”他疑惑道。
    “哼,那個衣冠禽獸當初對我山盟海誓,結果后來生怕這件事被他家的母老虎知道,居然暗中對我下毒,并且將我拋尸荒野!”
    小玉聽到雷洛的問話后,神色更是變得怨毒無比,說話時語氣同樣充滿著無窮的恨意。
    “嘖嘖嘖,果然有問題!”雷洛是搖了搖頭,接著說道:“你說書中仙有事情找我,還是關于我體內的煞氣?”
    小玉連忙點頭,接著開始娓娓道來。
双色球复式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