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宅門紀事 >第91章下毒人

郡王點點頭,出去叫人把亞茹喊來。
當亞茹聽到這個消息時,雖然心里已有準備,琳瑯這病不會是普通的病,但她怎么也沒有想到會是中了毒。她震驚的小嘴張開又合上,好一會才說出一句:“這個下毒的人在我們府上隱藏了十三年。”
郡王沉痛地說:“是啊,在你婆婆去后,我曾經懷疑,可是不敢確定是中毒,只能暗地里查,卻什么也沒查到,后來也就這樣了。沒想到我一直懷疑的事情竟然以這樣的方式揭開。要不然,琳瑯也會.....”他說不下去了。
亞茹已經平靜下來,她安慰他說:“父親,您不用擔心,于大夫說能治,那母妃就一定會好起來的。”
郡王點了點頭,又和亞茹說起給琳瑯挪屋子的事情。亞茹說:“父親,我看這次就先把母妃和妞妞都挪到我們怡安院吧,也方便我照顧,這邊您也好查驗。”
郡王說:“那就辛苦你了,就這樣吧,我去跟你母妃解釋一下。”
亞茹看著他的神情,關切地說:“父親,您沒事吧?母妃她不是個一般的弱女子,她能接受這個事情的。”
果然琳瑯先是意外,很快他很平靜地接受了這個事情,她看著丈夫一下子顯得老的面容,理解地說:“夫君,我沒事,您也不用擔心,我一會就和阿茹回她的院子,這里你就可以徹底的清查了。”
琳瑯搬走后,郡王就帶著王太醫和于大夫開始對琳瑯的屋子進行了細致的查驗,花盆,用具等等都沒在問題。這時王太醫看著已經倒干凈了的小香爐說:“這個香爐里還有點殘灰,會不會有問題。”于是他就把香爐拿過來和于大夫一起仔細看了半天,后來兩個人都失望地搖搖頭。
都查了一個遍了,什么也沒查到,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廚房那里已經不可能再查出什么,因為從琳瑯有病后,就一直沒用大廚房做飯。用的全是小廚房。大廚房有什么痕跡也抹的干干凈凈了。
王太醫給皇宮和世家大族治了多年的病,他知道這些人家表面看著光鮮,實際上內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出現,于是他囑咐說:“郡王,我建議您把郡王妃貼身用的東西也檢查一遍吧,太醫院里有女醫,我把東西交給她,讓她去查驗,她也不知道這是誰的東西,您可以叫兩個信得過的人跟我去,看完就拿回來了。”女子的貼身衣物男子是不能檢查的,所以王太醫這么說。
于是她就把琳瑯這兩天穿的貼身衣物包了兩件,遞給了王太醫。又讓亞茹的貼身丫頭嫣紅和杏紅跟去,順道把檢查完的衣物帶回來。
果然凌遠航知道了母親死去的真相之后,極度的悲憤,他渾身顫抖,牙關緊咬,他一拳打在桌子上,桌子立刻就塌了。他雙眼猩紅,亞茹輕輕地抱住他顫抖的身軀,輕輕地撫慰:“夫君,航哥哥,你冷靜,你冷靜,現在最主要的是把下毒人找出來,才能給婆婆報仇。”
凌遠航慢慢地平靜了下來,然后他靜靜地看著亞茹,一字一頓地說:“我一定會查出來是誰害了我娘親,我一定會為我母親報仇。
琳瑯中毒的事情讓凌郡王和凌遠航憤怒到了極點。他們一想到長興郡主是被人毒死的,就恨不得把那人撕了。
三更時,整個郡王府已經沉入了夜的寧靜里,郡王看著琳瑯已經睡著了,就走出了院子,向著凌家的祠堂走去。
他走近祠堂,看到亞茹就站在祠堂門口。而祠堂里面卻傳出壓抑的男人的哭聲,他的心里一緊,他聽出這是長子的哭聲。
從埋葬了長興郡主后,父子兩人總是在她的祭日里一起懷念她,兒子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哭過。
雖然自己對妻子的死有過懷疑,但是兒子一直就以為母親是病死的。可是今天他聽說母親竟是被人下毒害死的,這個從小就失去母愛的孩子怎么能承受得了這樣的打擊。
郡王的心里刀絞一樣難受,為長興郡主的死,為一對兒女失去的母愛,也為正在受著毒藥之苦的琳瑯,更為了在自己的府里存在的魑魅魍魎,這個下毒的人竟然在府里埋藏這么多年。
看著亞茹要給他行禮,他連忙無聲地制止,并示意她不要出聲。他輕輕推開沒有關嚴的門,悄悄走到凌遠航身邊,把手放到凌遠航的肩上無聲地安慰。
凌遠航停止哭聲,他轉過頭,用那雙通紅的眼睛看著父親,悲憤地說:“父親,到底是誰這么看不得我們大房好到底是誰害了我母妃?”
郡王壓制住自己欲要奪眶而出淚水說:“航兒,不管這個兇手是誰,為父一定會給你母妃一個交代。”
“可是父親,如果這個人是父親的長輩呢?”凌遠航緊盯著父親問。
凌郡王身子一震,他的眼睛看向兒子,他知道兒子懷疑的是誰。他緩緩地說:“航兒,你不用擔心,洛川還有你的叔祖父。但是航兒,沒有證據之前,我們先不要下結論。”
亞茹也過來說:“父親說的對,我們現在只是懷疑,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打草驚蛇一下比較好。”
父子倆也覺得應該驚一驚那個兇手,于是凌郡王和凌遠航回了書房去研究對策。
亞茹去看了看兩個孩子,妞妞也被接過來了,就住在小嘉慧的隔壁。然后亞茹回到琳瑯住的房間,桑云正在屋里值夜,亞茹示意她出去,然后她自已在琳瑯的屋里睡下。
第二天,郡王和凌遠航一起去給老太太請安。
請過安后,老太太問:“志兒,你媳婦好些了嗎?”
郡王看著母親的眼睛說:“昨天王太醫來號脈,說琳瑯和十三年前的長興患的是一樣的病。他認為不可能這么巧合,所以他斷定他們倆不是病而是中毒。”
只聽當啷一聲有東西掉在地上,凌遠航扭身一看,原來是楊媽手里的梳子掉在了地上,她剛給老太太梳完頭。
她看凌遠航看她,有些慌亂地說:“這個消息太讓人鎮驚了,一時沒拿住,就掉了。”
凌遠航的眼睛閃了閃,不再看她,又去看老太太。
老太太半張著嘴,似乎對這個消息很驚訝,她驚訝地問:“確定嗎,會不會看錯了,讓人再確定一下吧,哪能就有那么巧?”
凌郡王繼續看著她的眼睛說:后來濟安堂的于大夫也來了,他確定這就是毒。這種藥叫病美人,是生長在邊關沙漠的一種****。”
老太太皺著眉頭說:“能治嗎?”
“能治,只不過需要時間。母親,茹兒要帶人搜查一下每個人的房間。為了不讓兇手有警覺,把證據扔了,阿茹現在就要搜查每一個房間,還請你應允。'
亞茹從外邊進來給老太太先請了安,然后說:'祖母,你的房里我不查,我但你院里的下人那我要查。”
老太太不高興了:“志兒,你難道懷疑我指使人給你媳婦下毒?”
凌郡王說:“母親,兒子正是要撇清您的嫌疑。您想啊,您院里這么多的下人,你也不是都了解。萬一哪個下人背著您做下了什么事,讓您給背了黑鍋,您可就說不清了。”
老太太也覺得兒子說的有道理,這大房的兩個媳婦都中了毒。如果不查出這個下毒的人,自己和二房都脫不開嫌疑。也罷,查查也好,就說:"行你們就查吧。最好能查出來。否則這樣的事還會出現。
郡王和兒子對望一眼,看老太太這個樣,不像是個下毒的人啊。
這時只聽外邊說:“楊媽,你現在哪也不能去,現在所有人都在這不要走動,等到搜完再去干活。”
原來楊媽剛才從老太太房里出來要走,被亞茹帶來的幾個粗壯的婆子攔住了。
凌遠航卻覺得這楊媽今天反常。剛才梳子掉時,她的神色是慌張而不是震驚,這會亞茹已經說要搜屋子,她卻要往外走。她的舉動不得不讓凌遠航懷疑她屋里有東西。
于是凌遠航也走了出去,他親自去了楊媽的房間,他查得很細。在楊媽的房間里,他沒有查出毒藥,卻查到了好幾件珍貴的寶物。一件祖母綠的上好的項圈,一對稀有的瑪瑙手鐲,還有兩張五百兩的銀票。凌遠航拿著這些東西走了出來,這時亞茹在其它地方的搜查了基本上結束了,今天幾個院子同時搜查,也包括亞茹自已的院子。亞茹竟然在琳瑯新買來的丫頭桑葉那里也搜出了一個金手鐲和五十兩銀子,在一個小子那里了查出了一包藥粉。
琳瑯中毒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郡王府,這查抄全府的事情也是空前沒有過的,在這種突然襲擊的情況下查抄,并讓護衛婆子都參與的大檢查自然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所有人都防無可防,躲無可躲,真也就查出了一些人屋子里有不應該有的東西。
凌郡王當時就讓人把楊媽和桑葉以及那個廝都抓了起來,然后馬上審問。
先審問的那個小廝,這是二房院里的,他先是死咬住不說,后來凌遠航一急就讓人給他上了杖刑,他受不住就招了,他說自已這是**,是自已平時勾引丫頭用的。
凌遠航讓人請來了于大夫,于大夫一看,還真是**,那這個小廝就不是下毒人。
双色球复式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