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盛世寵后:竹馬戲青梅 >第333章蕭鼎諾是1個十分固執的人
    “兒臣附議!”
    君宇琨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讓這句話說得氣不喘,心不跳,語氣平靜,心意堅決。
    “臣附議!”
    “臣附議!”
    整個大殿,倒下去了一大片,君帝靜靜掃視了一遍,足足達到了五分之四,只余以顧言之為首的幾個老臣,以及君莫、君宇鵬兄弟二人尚立在大殿之上。
    君帝甩了甩衣袖,未留下只言片語,便離去了。
    君宇琨抬頭,一雙鷹眸,一路跟隨著君帝,一直到不見其身影,這算什么?
    到底是應了?
    還是沒應?
    君宇琨不解,將視線先是問向他旁邊的君宇軒,君宇軒微微搖頭,他也不知道父皇這是怎么一回事?
    方才,他有一直注意著,從面上,他不曾看出來父
    皇有任何生氣的跡象。
    可是未曾明確同意,又不曾生氣,父皇究竟意欲為何?
    群臣議論紛紛,正在這時,小離子去而復返,宣道,“陛下請周大人、顧大人、君少卿、康王、軒王、賢王、哲王幾位入太極殿商議!”
    早朝上的彈劾,不到兩個時辰,便傳遍了京城。
    蕭府。
    蕭決、蕭爾聚集在蕭鼎諾的書房里,就連蕭玉芹也來了,可以說蕭氏一族家主嫡系這一脈的后輩皆到場了。
    兄弟三人排排站在蕭鼎諾的面前。
    “父親,現在我們該怎么辦?”
    蕭爾打破了一室的靜謐,事情關系到他的身上,他不能不急,而且還牽連到了莫哥。
    “父親,難道我們還是沉默不語,任憑那些人把臟水波到我的身上,如果他們僅僅是針對我也罷,可是,照這樣的情形看來,他們分明是針對我們整個蕭氏
    一族的人,若是僅僅這樣也就算了。
    事情是我惹得,我來擔這個責任。
    可是現在呢?
    卻讓哲王殿下擔了,難道我們就眼睜睜地看著那些人如此污蔑殿下,而至之不理嗎?
    父親!
    你倒是給句話,如果你老人家不愿意插手,不愿意管,那好,事情既然是我惹出來的,我這就進宮向陛下請罪去!”
    蕭爾說著,拔腿便跑。
    “站住!”
    “你跑哪里去!”
    蕭決喝住蕭爾,又看向蕭鼎諾,叫了一聲,“父親!”
    他一把拉住了蕭爾,沉聲道,“你明明知道他們的目的是殿下,你又如何去請罪,如何能解了現在這個局?”
    “解不了局,大不了就是一條命而已,十八年后,
    我又是一個好漢,有什么了不起的!”
    如果讓他看著自己的兄弟因自己而受到牽連,他卻站在一邊默默的看戲,不出聲,他蕭爾不是這樣的人,他做不到!
    什么族規?
    什么避禍?
    什么退讓?
    通通給他滾開!
    “哼!”
    “你一條命能價值幾何?”蕭鼎諾冷哼一聲,有些怒其不爭,怒其不能的模樣。
    “明知前面是火坑,還要往下跳,你以為你這是在講道義,講義氣?
    你這分明就是愚蠢!
    我蕭鼎諾怎么會生出你這么一個蠢貨出來!”
    目前情況已然十分明朗。
    蕭家既然沒有站隊,又何必牽扯到這里面去,奪嫡這條路,他蕭鼎諾走過一次就夠了,完全沒必要再走
    第二次,今日若是他們蕭家發聲了,明日立刻,馬上,便會有人說蕭家支持哲王殿下與康王打擂臺!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大哥支持你!”蕭決舉著鮮明的旗幟,支持蕭爾的決定。
    身為蕭氏一族下一任的家主,他所學之事,無一不是為了家族的利益而考慮,雖說他不曾入仕,可朝堂上的朝局,他一清二楚,也知道目前支持哲王無疑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可是,縱觀幾位殿下,他也沒有別的選擇!
    康王、軒王不用說,只要這兩人隨便誰上位,定會將蕭家踩下去,蕭家不是不可以退,大不了,父親辭去書院院長一職,大不了他們舉家遷離京城,回到茂陵城去。
    可是,他們有的退,其他的族人卻沒有得退!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士之賓,莫非王臣,他們縱是回到了茂陵,屆時,不消帝王一說,只需要一個眼神,自然會有人領會其意,動手除去蕭氏一族。
    屆時,他們除非離開,投到別的國家去,可是這里
    是他們的根,又如何去?
    “蕭決!別忘了規矩!”
    蕭鼎諾很不滿,形勢逼人,固然讓人心生不喜,憤怒,可是更讓他生氣的是,蕭決乃是由他一手培養的繼承人,他居然今天才發現,這個大兒子的理念竟和他相左。
    如此,他怎么放心將蕭家交到他的手上去?
    “規矩規矩,您眼里就只有規矩!”
    “您跟兒子說規矩的時候,可別忘了陛下登基是由誰在暗中扶持的?”
    “什么破規矩!
    規矩不就是用來給人打破的么?”
    “父親,你已然老矣!若是您再不跟上,只怕這世界將要將您老拋棄!”
    “莫哥不止是我的表哥,他同樣也是我生死兄弟,當初我出事,他能相幫,如今他有事,我又豈能坐視不理,更何況此事,本就是由我而起!
    今日無論父親說什么,此事,兒子也不能不管,除
    非父親現在就拿把刀把兒子給殺了!”
    字字句句,落入蕭鼎諾耳中,如同一個晴天霹靂的雷炸在他的腦海里,將他整個人震得一顫。
    從什么時候開始,他竟變成了這個樣子。
    他現在這個樣子,不就是他從前的樣子嗎?
    “父親,兒子覺得三弟說得在理!”
    沉默了半響的蕭玉芹似乎被蕭爾的氣勢所感染,嘴皮子動了動,第一次將自己心里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古語有:雙胞胎心有靈犀一說。
    此時的蕭玉喻,坐在府中的花園中,看著這冬末的滿園冬色,靜默不語,外面之事,她自然也清楚,此事是否會牽扯到蕭府,她心中也數。
    事實上,這個主意,還是她所出,只是現在,不知為何,她心底竟浮現了一絲的不安。
    她很了解她的父親蕭鼎諾,只怕天踏下來了,他也不會改變初衷,不會走出蕭府,不會走進朝堂,雖然說,關于以前的事情,她也有聽說過,但她了解,她的父親是一個十分固執的人,甚至可以說得上有些偏
    執!
双色球复式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