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鐵神刀 >第132章冰魄銀針
    書接前文,話說這峨眉派乃是女流之輩,自愿退出武林盟主爭奪大會。
    大會上在空性和尚的主持之下又進行了幾番角逐之后只留下了東土明教劉福通,少林寺空性和尚,武當山宋遠橋,崆峒派玉麟兒,東岳泰山派岱宗夫,偽裝成丐幫弟子參賽的小乞丐孫廣威,華山派繼任掌門鮮于通等人。
    彎月西沉,旭日東升。
    這一日如同往常一樣,眾武林同道早早的就起床來到這華山別院,期待著武林盟主最后的選拔賽。
    有人說這武林盟主一定歸少林寺莫屬,有道是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才是中原武林的帶頭大哥。
    也有的人說少林武功經傳百年,有道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就拿武當派張三豐張真人來說,他的武學造詣已經遠遠超過自己當初在少林投師學藝,而自稱一派。
    還有的人說明教的白蓮圣訣也就是那“彌勒神掌”也是武學之最,聽說練的好了可以和魔教的天魔化功相媲美。
    也不知從哪兒刮來一陣風說道,那崆峒派的玉麟兒才是武林的后起之秀,聽說他爺爺給他留了一本“飄渺神功”秘籍,練了之后可以羽化而成仙。
    總而言之,大家對這次武林盟主選拔大會很是期待。
    “咚咚咚”鑼鼓聲再度敲起來,武林盟主選舉大會也就拉開了新的序幕。
    只聽那空性和尚說道:“本次武林盟主大會峨眉派已經退出,現在抽簽絕對比賽序列。”
    只見走上臺去的分別是東土明教劉福通,只見他一身白色蓮花素袍,中原武林人只記得他是昔日白蓮教的副教主,韓山童的得意弟子,征討胡虜的兵馬大元帥。
    所以這江湖武林人士對劉福通的評價是很高的。
    只見他從竹簽筒里隨意抽出一根紅色的竹簽,交予本次大會的主持人空性和尚。
    空性和尚接過竹簽之后,打開來向眾武林人士宣告道:“明教副教主劉福通此次抽簽對戰的是東岳泰山派岱宗夫。”
    那扮成小乞丐的孫廣威在一旁心中有不平道:“為什么嘛和劉福通對戰的不是我呢無論能不能拿下這個盟主的位置,我都要和那劉福通打過一場,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此仇不報枉為人子。”
    此時小乞丐孫廣威也走上臺去準備抽簽,只見他伸手就要去那竹筒子里的竹簽,被人一把抓住手腕。
    你道那人是誰,原來正是這達摩堂首座空性和尚,只見他抓住孫廣威的手腕說道:“我觀閣下步履輕盈,好似在哪里見過。敢問閣下小小年紀武功就如此高強,不知是丐幫那位長老”
    那坐在臺子下的桃仙兒望著臺上空性和尚抓住孫廣威的手緊緊不放,心里就感覺到大事不妙。
    難不成是那空性和尚已經認出這孫廣威就是屠殺少林羅漢僧的魔頭
    那孫廣威輕輕的把竹簽放回竹簽筒說道:“我既不是丐幫的長老,也不是丐幫中人。”
    少林寺空性和尚緊逼著問道:“我觀你可是那被天下人誅罰的小魔頭孫廣威。”
    此言一出,擂臺之下是一片嘩然,就連那明教副教主劉福通也覺得這個人甚是眼熟,聽那空性和尚這么一說,心里已經有個八九分了。
    劉福通心中暗道:“這小魔頭孫廣威不是已經被狼崽子叼走了嗎難道是詐死不成一定是那韓林兒有意幫助那孫二瞞過自己。”
    想道此處,那劉福通決定現在擂臺之上打殺了這孫廣威,然后再回去找那韓林兒算賬。
    武當山宋遠橋,崆峒派玉麟兒,偽裝成丐幫弟子參賽的小乞丐孫廣威,華山派繼任掌門鮮于通等人。
    此時,擂臺之上孫廣威見已經是很難遮掩住自己的身份,就用千里傳音說道:“老和尚,你究竟想怎么樣難道還想逼我在這里大開殺戒不成”
    那少林寺達摩堂首座空性和尚自上次私自與戒律堂空智和尚放一百零八羅漢下山圍剿這孫廣威,不料卻被這小魔頭的天魔化功和殺得落花流水。
    此時擂臺之下這些人雖然不全都是少林弟子,可是這空性和尚也不愿意立即就戳穿這件事情,免得惹得這小魔頭真的殺向少林寺。雖然自己這一輩“空”字輩無人懼怕這小魔頭,可是對于那些徒子徒孫來說可就不行了。
    那空性和尚只好輕輕放下孫廣威的手當眾宣布道:“阿彌陀佛,老衲眼拙,竟然認錯了施主,真是罪過,罪過”
    擂臺之下那些小幫小派本來就是來這華山湊熱鬧的,巴不得這孫廣威就是討魔大會的魔頭,待他殺起之時大家就一哄而散。
    可是當空性和尚竟然說自己老眼昏花認錯了人,大家心里都感覺落了空一般,個個都像那霜打的茄子,打捏了一般。
    可是這孫廣威的身份瞞得過那些江湖中的小蝦米,卻瞞不過武當派的大弟子宋遠橋,三弟子俞蓮舟。
    就連那山西佛光寺的主持空了和尚也認出了這乞丐打扮的小魔頭孫廣威。
    這些武林名門大派大家心里都清楚孫廣威的真實身份,只是藏在心里不說而已。
    這時只見孫廣威正準備再次從竹筒里抽出那根紅竹簽,不料一只飛鏢突然而來。
    那孫廣威一個后空翻雙腳夾住竹筒試圖把那根紅竹簽取出來之時。
    又是七八只暗器向著孫廣威這邊打來,在陽光的照耀下那七八暗器是銀光閃閃一般。
    孫廣威立即從竹筒中抽出竹簽撒向那些飛馳而來的暗器,沒想到對手的內力竟然是如此之強,那些銀針穿過竹簽,把它拆分成兩半繼續向著孫廣威扎去。
    說時遲,那時快孫廣威本想用十指夾住這些銀針,那些銀針剛剛在太陽下面一閃,針尖之處似乎并無反光之象。
    小魔頭孫廣威自然明白,這些銀針都是喂有劇毒的,十指也不敢硬接,只好運起“蛤蟆氣”,一個“蛤蟆沖”向上跳去。
    “冰魄銀針”那空性和尚看著那一排銀針齊刷刷的釘在比武臺上說道。
    那小魔頭孫廣威問于這空性和尚道:“你確定這就是冰魄銀針。”
    那空性和尚也情知自己當初做法確實很不恰當,害得這孫廣威背負上小魔頭的罪名,此時見這孫廣威如此問道,也只好如實回答道:“這就是專門侵蝕人體真神的毒針”
    孫廣威聽聞那空性和尚承認了這毒針就是冰魄銀針,轉過臉來神情嚴肅的對那空性和尚道:“就是這銀針的主人殺害了華山派的掌門人,華山派這幾日待我不薄,我要為這華山派報仇”
    說著,那孫廣威一個蛤蟆沖飛過墻頭,就要追擊來冰魄銀針的主人。
    那明教副教主劉福通也是一個“移形換影”跟隨而去
双色球复式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