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盛世婚寵:燕太太,你被捕了 >第934章充滿贊賞

    “讓燕總上來吧,既然是談合作的,我們相信他絕對不會帶著惡意來。”
    黑衣人聞言,默默往后退了一步,給燕璟琛放行了。
    燕璟琛踱步走上去,卻并未進船艙,而是直接走到了甲板上。
    顧穗禾見狀,笑了笑,進去請亨頓。
    他們原先是想先除掉燕璟琛之后再拿下金三角的,但是后來,當亨頓知道燕璟琛不僅僅是燕家的掌舵者,還是那個國際上赫赫有名的席家繼承人時,就突然改變主意了。
    席氏究竟擁有了多少財富,誰都不清楚,更何況它還背靠奧佩家族,如果燕璟琛能和他合作,不但可以幫他挽救亨頓家族,還能讓他在組織里擁有更多的話語權,這可比拿下一個金三角所帶來的利益大多了。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必須是燕璟琛愿意合作。
    人一旦有了軟肋,就等同于將自己的弱點暴露給了自己的敵人,而燕璟琛的軟肋,就是他的妻子。
    拿江暖威脅他,再合適不過。
    但是這與他當初所設想的還有一點不同,因為合作事宜是燕璟琛先提出來的,所以今天必然要好好試試他的誠心。
    李舒白比燕璟琛晚來一步,等他趕到港口的時候,只看見了燕璟琛的車。
    在港口附近尋了一圈,他才留意到那座有問題的游艇,外面有人守著,他沒辦法靠近,只能躲在暗處伺機而動。
    而燕璟琛則眉目平靜地站在甲板上,看起來就像是在愜意地眺望遠處的風景。
    小暖在警局失蹤了,他一點都不著急,甚至還有心情過來看海景,這讓李舒白心里很不舒坦。
    他咬了咬唇,貓著腰朝游艇慢慢靠近。
    與此同時,亨頓端著兩杯酒從船艙中出來了。
    “華城的海景看著也不錯,不過太平靜了,我個人不是很喜歡這樣的風景,燕總你呢?”
    燕璟琛聞言回頭,眸色沉沉地望著他。
    “一處風景的好與壞,不在風景本身,而在于看景人的心情,不管是滔天巨浪還是風平浪靜,對我來說都沒有什么區別,因為我這個人從來就不喜歡看景。”
    亨頓迎上他深邃的眼神,怔了一下,隨后朗聲笑起來。
    “燕總說話的方式還真特別,不過我喜歡!你這個人,有膽有識,有勇有謀,難怪燕老爺子會那般費心栽培,同時擁有燕家和奧佩家族的血統,這在全天下,也就獨你一人,如今跟我合作,會不會太委屈了?”
    “亨頓先生是在貶低你自己嗎?雖然亨頓家族的實力大不如從前,但名聲還在,你犯不著這么妄自菲薄。”燕璟琛啟唇淡笑。
    亨頓不著痕跡地瞇了下眼睛,看起來似乎是生氣了。
    他真的很不喜歡燕璟琛說話的方式,狂妄自大的家伙,太讓人討厭了。
    不過為了合作的機會,他可以忍。
    “說實話,燕總肯答應跟我合作,確實讓我很意外,我能問問為什么嗎?”
    “不為什么,我用了近二十年的時間才鏟除掉驍勇,太平日子還沒有過幾天,居然又被亨頓先生盯上了,以你的實力,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還要再耗費二十年的時間去拼死對抗,以前我義無反顧,是因為我孑然一身,可是現在,我有了自己想要守護的家人。
    我爺爺說,當人有了軟肋之后,膽子會變得越來越小,如今仔細想想,這話說的很對,正因為家人成為了我的軟肋,所以我才不敢再冒險,與其跟你對抗,倒不如合作起來,少了一個可以時時威脅我性命的敵人,多了一個強大的合作伙伴,而我自己所能得到的利潤也是成倍的,不是嗎?我是個商人,就得學會為自己考量。”
    他說的話很繞,亨頓一個外國人不是能聽的太明白。
    不過他有一句話說的很對,商人,就得學會為自己考量。
    他以前和驍勇過不去,是因為他們之間本就有仇怨。
    可是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他是帶著合作的誠意找上燕璟琛的,燕璟琛根本沒理由拒絕他,可是這套說辭并不足以說服他。
    他們這個組織的保密性很高,外人想參與進來,總要先經過考驗。
    燕璟琛自然也猜到了他的心思,瞇了瞇眼,薄唇輕啟。
    “其實亨頓先生的計策很高明,你知道從我妻子下手來要挾我,如今她成了犯罪嫌疑人,名聲盡毀,你的目的也達到了,總該放過她了吧?男人之間的較量,不應該拿女人當籌碼。”
    亨頓冷笑,“這就是燕先生跟我合作的態度?”
    “不然呢?”燕璟琛笑著反問他,“我應該向你三跪九叩,求著你給我一個合作的機會?別犯蠢了,你知道我做不來這樣的事情,我所擁有的財富遠遠比你多,你想做什么,我一清二楚,而我之所以找上你,也不過是看上了你背后那伙龐大的勢力而已,沒有人會嫌自己的錢少,借助你們的手,我可以順利擴大海外市場,甚至建立一個比金三角更龐大的帝國,真正享受一下弄權的滋味,亨頓先生想要的,不也是這個嗎?”
    亨頓被他猜中心事,愣了愣,隨后笑開。
    “你這個人真的很聰明,難怪驍勇會敗在你手里,不過,我能問問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懷疑我的嗎?”
    “你想要的交易名單已經被我找到了,我順便找到了幫你竊走名單的黑客,他告訴我有人會跟他交易,但對方卻并沒有如約露面,我當時猜想了兩種可能性,一,這個人可能臨時出了什么狀況,以致他抽不出身來拿走這份名單,二就是他已經不需要這份名單了。
    靠著這份名單,可以威脅名單上的所有人要封口費,這說明這個人的經濟狀況遇到了大問題,而那個黑客又告訴我,他當時查到同他交易的那位老板的IP地址在巴黎,而對當天宴會上的情況了解的那么清楚的人,也只能是出現在宴會上的賓客。
    根據這一點,再結合IP地址,我最后確定了兩位人選,一個是你,另一個則是F國的隱形富翁,不過考慮到他的財產狀況,直接被我排除了,所以最后確定下來的人,就只有你。”
    燕璟琛像生怕他聽不懂似的,解釋的十分詳細。
    亨頓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盯著燕璟琛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沉默了片刻,他放下杯子,合掌拍了幾下,眉眼之中充滿贊賞。
    “看來,和燕總合作是我這輩子做過的最正確的決定。”
    燕璟琛譏諷地笑了一聲,抬手看了看時間。
双色球复式投注技巧